鳄鱼的眼,工人的手,这部剧版《大佛普拉斯》好看在哪?

        时间:2020.06.04 来源:人民日报客户端 作者:四味毒叔

          文 | 格格

          “每当我被乌云笼罩的时候,有个地方可以躲”,听完《做工的人》片尾曲《你的世界》的时候,这句话始终徘徊在耳边。希望以下这部剧可以让你在生活困苦之时,有个地方可以躲一躲。

          《做工的人》是一场悲喜剧,悲中有喜,笑中有泪。在“做工的人”身上,你会看得到许多小人物身上有的样子,但是,这样的小人物,有点可爱,有点让人心疼,同时也让人不得不佩服本剧编剧的视角,剧中的每一个人物都有很多面,而他们做出的每一个反应,都是那样真实和自然。

          生活的苦有很多种,梦想的迷茫,爱情的囚徒,远方的诱惑,而做工的苦,是脚下的方寸土地和头顶上的圆顶天空所带给他们的“生活”之苦。

          《做工的人》,本剧改编自作家林立青同名畅销书,这本书记录了十年间他在工地那些扬灰碎瓦中所看见的人情世故和边缘区域的温暖镜像。为什么说是温暖呢?因为这部剧乍一看上去是灰色的,颇有种剧版《大佛普拉斯》的味道,主人公同样都是来自工地的工人,但同样是小人物看世界的视角却有着很大的差别。

          在电影《大佛普拉斯》中,导演用黑白的部分来描绘小人物的生活和世界,而富人的世界,却是绚丽的、彩色的。可是在《做工的人》中,我们会发现,就算是生活的平凡、拧巴、挣扎,他们的生活也依然写满了乐趣和温情,这世上本就没有救世主,而唯有自己,才能做自己的主人。

          《做工的人》并没有将主旨摆的很宏大,没有以底层人民的视角来探讨贫富差距,也没有放过多笔墨在讽刺阶级层次上。相反,它看重的是个体,每一个活在这世上的平凡人,就像本片的片名一样“做工的人”,和穿西装的白领、金领,和律师、警察、法官一样,都应该获得一个“人”应该有的权利和尊重。

          而作者和编剧替他们呐喊的方式,不是明晃晃的讽刺这个世界,而是以一种黑色幽默的情怀为这部剧赋予了温暖的。痛苦离开后的欢笑,荒谬背后的原谅,残忍与柔情并进,导演这一次把更多的笔墨放在了他们身上的“闪光点”,(这个闪光点不是人性的光辉,而是人性的多维性)和他们身上作为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值得被所有曾经歧视过这个群体的人而重新认识他们的理由。

          看了这部片子,你会发现,原来,平等、平视、平常心,除了在新闻报道里,也在作者和编剧的笔尖上,更在一名导演的镜头下,最后,这种心境,落在了荧幕前,留给了观众一剂心灵冲剂。

          (以下内容可能会含剧透)

          《做工的人》,剧中的主人公主要是几个来自社会底层的工人组成的“三傻”,分别是铁工阿祈,板模工昌哥和怪手(挖掘机工人)阿全,在工地做工的同时每天都在望楼兴叹,做着成为“人上人”的荒谬白日梦,在一系列啼笑皆非的发财路上跌了一跤又一跤,梦想破碎,他们却还是依旧乐观又努力地活着。

          神明面前,人人平等

          这是第一集中他们想到通往发财的道路——神明。

          阿祈是个大智慧没有,但小聪明一个又一个的中年大叔。他和兄弟一起去拜佛祖的时候,突发奇想觉得原来做“神明”可以这样赚钱。

          他马上撺掇几位伙伴要一同开启创业之路,进口一尊佛像开庙堂,然后借着神明的光坐收渔翁之利。

          很显然,这样的贪小便宜的思维注定了他们的结局是仓皇的、落魄的。在几双放着光的眼睛的注视下,他们被告知佛像被海关扣留,要交20万台币才可以保出来。这年头,用佛像做骗人生意的卖家什么都没做就利用“三傻”的“贪念”而把所有人都套了进去。

          要说阿祈是个贪婪的人,不为过。小贪、油滑,又有些没头脑,想一出是一出,但是这一切的背后,也不过是一个希望家人可以过得更好的念想和希望可以获得社会尊重的简单愿望。说到底,工人,不被这个社会重视,做工的人,就算赚得不比别人少,但也是游走在社会的边缘群体。

          在神明面前,他们的愿望不过是,健康的身体,平等的就医条件,可以在受工伤进医院时与穿着西装来的患者有一同被治疗的权利;与其他劳动者一样有份稳定、固定的收入,再不济希望被拖欠的工资可以追回;当然还有,一份来自心理的保障;还有,希望可以买得起一套房子,给家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家”…….

          仅此而已,也如此艰难。

          鳄鱼的眼,做工的手,紧咬不放的鳄鱼精神

          放弃了佛祖致富梦,这次“三傻”又被一只从天而降的鳄鱼而吸引去了,“鳄鱼皮包发财路”再次被提上日程,他们花费了很大力气才将鳄鱼藏好、又到处找地方饲养它,他们做着“养鳄鱼,鳄鱼生鳄鱼,鳄鱼皮包销向富人”的美梦,带着一只小鳄鱼到处奔波,为它寻找安身之处。

          后来,鳄鱼“醉”了,想不开独自跳楼身亡了......

          他们的梦再次破碎,看着死去的鳄鱼,他们发现,自己的处境和鳄鱼其实差不多:不管被困在水池还是桶子里,一直很努力要离开这个环境。不管别人怎么欺负,怎么逼迫,他就是要出人头地啦!

          好笑又辛酸,可气又可爱。

          可是,这次的打击似乎还不够。

          他们期待中乐透的心情就像是人类期待明天,历史期待未来一样,果不其然,这些“打不死的小强”在屡遭失败后再次将一夜暴富的希望寄托在了一个做工时挖掘而来的“古董“瓶上,他们充满信心的走到了鉴宝直播间,结果最后发现那只是一个高中生的仿品,他们不过是镜头前观众的一场笑料,来丢人现眼罢了。

          他们感慨着“有钱任性,没钱认命”“钱就是我的医生“,所以就算是病了也不去医院治病,把一切都归功在了没钱上,在他们心里,有钱就不会生病。这让我想起了《请回答1988》中有一集的“有钱无罪,没钱有罪“。剧中德善的父亲穿着破洞的袜子和磨破了的衬衫,还出钱帮助一位老奶奶,回到家被妻子骂的那一幕让人印象很深刻。

          最后我们发现,生活中很多普通人的矛盾都来自于“钱”。

          有钱了阿祈在老父亲生病时就可以请陪护,妻子便能省点力气,夫妻之间也会因此而减少矛盾;有钱了女儿可以出国读书,而他们自己,也不用再终日借酒消愁,醉得不省人事还要家里人到处寻人。有钱,就可以没有病痛、逍遥自在。

          但是,钱真的能解决一切问题吗?

          钱可以解决温饱问题,生存问题,但是却解决不了心理问题。

          四方天地,一扇浪漫的窗

          剧中的“做工的人“,他们在被判定为“有罪”的时候,当他们自认为是被上天挑掉的人的时候,作为拥有第三视角的观众,我们却发现他们是拥有最平凡又简单的幸福的“人”。

          比如阿祈,他就算再怎么倒楣、爱耍小聪明,也有为他默默付出而甘之如饴的妻子,妻子担心他的眼睛,在二人吵架把他赶出家门后还不忘叫儿子带他去医院。而他的儿子呢,也从没因父亲是一名“工人”而对他产生任何歧视心理。

          再说昌哥,他的老婆和他一样,是一名工人,而他们夫妻的甜蜜日常真的是羡煞旁人。在昌哥投资被骗回到家准备挨骂时,却发现老婆和女儿从未责怪过他,还依旧对他嘘寒问暖,因为她们知道,他想出人头地,终究是为了这个家。

          现实面前,爱情让路。阿钦(阿祈弟弟)算是整部剧中最与众不同的一个了,他的技术精湛,从未参与过“三傻”的白日梦,还不停地为哥哥阿祈擦屁股,他的前女友因为他“工人”的身份离他而去,他只能在小姐的床上找得一丝安慰。

          经历了人间的冷暖过后,他的脸上写满了愤怒,他痛恨自己的出身和环境,他希望来世再投胎可以做人上人。

          阿钦的挣扎和落寞让人心疼,我们无法为他开解,也无法为他送去温暖,但是在他抬起头来却还是发现了来自亲人、爱人眼中的爱意。

          看尽了小人物的委屈和苦痛,好在这部剧中让我们看到了他们生活的另一面,除了黑白灰,还有橙红蓝,生活难道不就是这样吗?没有哪个群体是绝对需要被同情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所有人都会在苦痛和幸福面前得到平等,就像《我的前半生》中头部咨询公司的高级合伙人贺函与日料店服务生白光坐在同一个台阶上细数自己那生活的一团乱麻时,谁又能说谁是更幸福的,谁是更痛苦的呢?

          四方天地,一扇浪漫的窗,回到家有一崭为你亮起的灯,这就是“做工的人”的幸福。

          这部剧的视角让人有种冲动,让你想去抱一抱那些做工的人,让所有创作者想去更深层次地了解一下那些活在你周遭却被你忽视,那些为社会默默奉献的劳动者。与他们聊一聊,他们的生活,到底是怎样的?

          这样的剧,最好再多来一打。也许看了这部剧,职业歧视链依然不会好一些,但是,看过的人,会发自内心地感到震撼,震撼感不来自他们的苦,他们的呻吟,而来自他们如我们一样,匆匆脚步,努力生活,苦中作乐,共享忧愁和甜蜜。那一刻,你会发现,“众生平等”这句话,不只是说说而已......

          ◐

          《四味毒叔》是由策划人谭飞,剧评人李星文,编剧汪海林、宋方金、史航五人发起的影视文化行业第一垂直独立视频表达平台。欢迎有个性、有观点的导演、制片人、编剧、演员、经纪人、评论人、出品人等前来发声,或脱口秀,或对话,观点不需一致,但求发自内心。“说” 责自负,拳拳真诚在心。